诗歌报会员佳作:薛省堂、钱松子、墨指含香、克文等8人新作

—— 诗歌报会员佳作:薛省堂、钱松子、墨指含香、克文等8人新作

作者: 诗王 \\ 朝代:近现代 \\ 栏目: 现代诗歌 \\ 人气: \\ 更新:2019-08-23

诗歌报●周刊

2019.1.2-总第184期。

值班编辑:低处的迷雾。

版头设计:晔优安

低处的迷雾推荐

薛省堂4首

《薛省堂在他的诗中写到》

薛省堂在他的诗中

写到:

“脑袋——

一个奇怪的坟头

覆盖着浓密的黑草!

我喜欢这个贴切的比喻

黑暗,痛苦

甚至死亡

慌乱之夜

我独自坐着

没有酒

和一个爱你并乐意

倾听你的女友

想到它

就像拾起

某个被遗忘的信条

但当清早醒来

泪眼朦胧

面对第一线金阳

它已变得

可有可无

《春颂》

——缅怀母亲

春日里

用什么比拟死亡呢

用一只

斑斓的蝴蝶吧

死亡如此美丽

它带着一朵花

经过了我的母亲

《可爱的傻母亲》

我的母亲

是一位傻气

又可爱的少女

她很早就跟着姥姥

信耶稣了

上帝保佑她

有一个美满的人生

在她未遇见父亲时

在我和姐姐们

还未出生

圣经上说的都是对的

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

也是为她受苦的

对此,她从不怀疑

《日子》

日子建造了

一座房子

悲伤将我

彻夜跟随

同时还有一些

微妙的怜悯

我不

选择逃离

我确定

哪儿

也去不了

如果我不

用毒药

自斟自酌

制造点动静

这间房子

就会一直

空荡下去

钱松子3首

《冬宴》

我感激寒气灼人,胜于一壶温酒。

这是个出好汉的年代,

松针不避嫌,星斗列二维码。

你举杯,才算领悟到落座也有起身的属性。

《素心》

露水盛,是一颗匆促的心变得从容,

就这么幸福,何况还有失去理解的一部分

换取留白。熄灯如立志,

很多时候我想哭一场,不用眼,

用夜,和它的滚烫。

《倒叙》

长出亲人的模样,

光用雪的纤维,

很多年,

几乎不要结论。

防雾灯在阅读中清晰,

车速慢下来,

像贫穷的夜晚有了鬼故事。

像贫穷的夜晚有了鬼故事,

车速慢下来,

防雾灯在阅读中清晰,

几乎不要结论。

很多年,

光用雪的纤维,

长出亲人的模样。

墨指含香2首

《冬宴》

消亡,更加炙热的到来

像接近市区的

旅店

拖着沉重行李的

躯体,从一间挨一间的空房间

进去又出来

凌晨两点:灯光如昼

照亮墙上一小片血污,上面还粘着

一只蚊子残缺的腿

野猫,敏捷地穿过

街道,除了雪,就是亿万只钟表

在茫茫中滴答作响

《写于2018年岁末》

听见自己的

右手

掀动桌上的台历

听见

一个人揭自己的影子

流血近似烟瘾

弹落在城市的灰烬里

掀到最后

已无物可揭

停顿宛若寂静

一个人日日夜夜穿行于诗中

这场落雪

正向黯哑的树林

寻找白

克文3首

《偶尔花开》

一年或两年

半生或一生

只是偶尔装饰一下

或者是实在按捺不住

偶尔透露出芳香

你恰好经过或没经过

你恰好碰到或没碰到

都不是黄金

都不是黄金的豆荚挂在风中

《痕!

灌木丛中

狗的发现总带着惊喜

最后

狗留下痕迹

我留下痕迹

光阴留下痕迹

当然狗最先老去

然后是我彻底粉碎

留下光阴不死永伴着痕迹

《阳台》

最适合告别的地方

一直敞开着

也一直抽象着

见到过的灯光

仿佛都是局外的背景

见到过的手势

都是熟透的羽毛

阳台总与履历不期而遇

过了一屋还有一屋

纳兰寻欢3首

《我走在少年的山林里》

我走在少年的山林里

一条回家的路上

天已经黑定

隐隐约约的星空下

青松的树干比现在粗壮多了

它张牙舞爪地偶尔跳出来吓我

我能听见自己胸膛的搏起声

我的脚步越来越快

风刮得耳廓生痛

我随意捡起一根棍子

时不时挥舞一下

但我不知道我在抵御什么

有一段时间

我能清晰地看到所有沟坎

我在上面箭步如飞

但无论我有多快

至少有30年了好像

我一直在树林里走着

《高烧》

我们在雪地上行走

说着一些

不着边际的事儿

我穿着蓝色长羽绒服

你穿着红色短棉袄

我们好像

一直走在同一条街上

因为周围的店铺

一直没有变动

走着走着

年轻的你

突然飞跑起来

《弯曲》

昨晚熬夜

今天中午

和晃眼的阳光一道

听枢先生读斑马

我们像停在路边的汽车

碗里的羹汤

缸里的烧酒

很安静

我们一边咀嚼食物

一边凝视对方

窗外笔直的树

不苟言笑的父亲

如过隙白驹

有着看不见的

弯曲

这里有阳光6首

《雪地》

我的温暖是只手套

在柜子的角落

我已忘记多年

现在,手指在窗上还有温度

我轻轻画一个上帝

他像一枚蚕豆

1968年下乡时吃过的那种

椭圆形

他从雪地深处来

戴我的手套

《身份》

我是丈夫

父亲

外公

还有许多身份

都不是永久的

我的名字也修改过两次

一次上学

一次文革了

现在他们叫我喂

有时叫我嗨

《一帘幽梦》

火车继续开

窗户上的我

比现在年轻很多

但嘴角的忧虑

让整个轮廓展现出沧桑

醒来之前在另一个故事里

窗外那颗星一直跟着

画出波浪一样的线

是岁月

《滆湖》

这蓬松的水

有一种忘我

松动黄昏的一切

滆湖每次淹没我

都是一场喜悦

让我忽然看见一组古词

有人吟诵

是渔夫

范宽图画里那个

披着我喜欢的蓑衣

《麦子黄了》

三炷香

我们之间有了禅意

默念很多人唸的那些经文

嗡隆嗡隆的在后脑勺

一圈一圈地转悠

和尚敲一下钟

人们嗡一声又唸起来

波浪一样

我感觉有什么东西松动了

是麦子

《鹿》

壁橱格子里有一打书信

一盒猴魁,还有睡袋和一个极老的女人

她弯曲得像把左轮手枪

我替她

点燃褐色的土烟,青雾慢慢化开

现出木纹一样的村庄

她拆开一封信又拆一封

直到拆开睡袋

我听到骨裂的声音

看见鹿

带她缓慢飞走了

无哲1首

《初冬的雾虚掩》

那些淡淡的雾

也像薄薄的

来自立冬之野升腾的寒气

在中年面孔上堆成畏冷的表情

黄叶的树梢

在等空旷的消息

绿叶坚挺的树没有风向

心事潜入深绿

不被告知

接下来

目光在雾中游走

鞋子

清晰每个脚步

却想不到

砸中头顶的一片泛黄细叶

中止了想象

扭断了宽阔的路面

子青悠然2首

《雪来了,然后离去》

这必然的轨迹,杳如云鹤,我有了领悟的沉默

与不能言语的惆怅

生的唯一命定的王牌

对峙,报复,赦免的失败

我有了孤绝向前的勇气和悖论选择后的兴奋

“悬崖上花朵长出新嫁娘眉眼”

最初依然开始;潮б豢藕⑻岬墓

我在来的与你越来越近的途中

遇见,交汇,拉开

我往去的路上,继续——

《在语言的独木桥上,他们遇见》

1.

终了与开始,它们积聚在湿漉漉的冬月

最后一天未及别离

未及清空,未来得及完成

接替的重新上路

不置可否,默迪的黑礼帽遗落城市另一头,公交车牌号无人留心

而她,一个守望的经过者

2.

吝啬自己的语言。风吹过山巅的籽粒,像她无目的张望这个世界

琥珀色夕光惠顾的树木,站成满腹心事的

伪哲人

“在日子的森林里穿梭”①,离开为了更清晰接近

潮声颠覆夜的自由孤独

解构中厮杀,真相吞没默迪的悲伤

3.

每个晨间复甦,在语言的独木桥上

身后大片翠青的薄荷

低矮,茂密,与她从未消逝过的、吐露过的弹拨一样

花无序开,而凋零有序,默迪先生窥视着

尘和土。

南山的小野菊

朝阳也向阴的一丛丛发枝,抽叶

注①,引自陆忆敏的《年终》。

主 编 | 小鱼儿( 诗歌报网站 站长、主编 )

编 辑 | 无哲、低处的迷雾 、一衣、 千夜、柯默默、牧歌悠扬等

周三值班编辑:低处的迷雾

诗歌报

※ 欢迎注册诗歌报论坛(bbs.shigebao.com) 发帖、投稿,暂无稿费,仅为传播

相关古诗
  • 父亲的海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父亲的:,是男人还是女人男人和女人都是父亲的孩子海就是父亲的故事就是父亲的传说就是父亲的神话父亲的海,是我的理想一艘有白帆的小船自由的轻燕船,肯定是我的故事..

      作者: 军波
  • 12月新刊推荐|艾米丽·勃朗特:“我没有怯懦的灵魂” TheyoungersisterofCharlotte,EmilywasbornonJuly30,1818,inYorkshire,England,toMariaBra…

      作者: admin
  • 难忘借书的那些人和事 告别初中后,便离开了家乡,四处奔波打工,挣来的血汗钱也都用在了买书上,一次次“大大方方”地溜进书店,“偷偷摸摸”地把一些新书带回家,时间长了,家中的书也就多起来,各种各样、大大小..

      作者: 诗王
  • 专栏诗人:《雪落在故乡的土地上》 文/不言(河北) ·《雪落在故乡的土地上》密密麻麻的针眼,扯着行人的脚步·院子里,寂寞的快要叫出声音的苹果树抱着满树的雪花【作者简介】:不言,女,河北廊坊人,爱生活爱诗…

      作者: 诗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