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美人·风回小院庭芜绿

—— 李煜《虞美人·风回小院庭芜绿》原文、翻译及赏析

作者:李煜 \\ 栏目: 宋词三百首 \\ 人气: \\ 更新:2019-04-20
关闭
关闭

风回小院庭芜绿,柳眼春相续。凭阑半日独无言,依旧竹声新月似当年。

笙歌未散尊罍在,池面冰初解。烛明香暗画堂深,满鬓青霜残雪思难任。

译文及注释

「翻译」

春风吹回来了,庭院里的杂草变绿了,柳树也生出了嫩叶,一年又一年的春天继续来到人间。独自依靠着栏杆半天没有话说,那吹箫之声和刚刚升起的月亮和往年差不多。

乐曲演奏未完,酒宴未散,仍在继续,池水冰面初开。夜深之时,华丽而精美的君室也变得幽深。我已年老,忧思难以承受啊。

「注释」

⑴虞美人:词牌名。原为唐教坊曲,初咏诗中有“花须柳眼多无赖,紫蝶黄蜂俱有情”之句。春相续:一年又一年的春天继续来到人间。

⑷凭阑:靠着栏杆。

⑸竹声:竹制管乐器发出的声音。竹,古乐八晋之一,指竹制管乐器,箫、管、笙、笛之类。一说“竹声”为风吹竹叶之声。

⑹笙歌:泛指奏乐唱歌,这里指乐曲。尊罍(léi)在:意谓酒席未散,还在继续。尊罍,一作“尊前”。尊,酒杯,罍,一种酒器,小口大肚,有盖,上部有一对环耳,下部有一鼻可系。

⑺池面冰初解:池水冰面初开,指时已初春。

⑻烛明香暗:是指夜深之时。香,熏香;:一作“画歌”,一作“画楼”;一作“画阑”。指华丽而精美的君室。深:一作“声”,指幽深。

⑼清霜残雪:形容鬓发苍白,如同霜雪,谓年已衰老。思难任(rèn):忧思令人难以承受,即指极度忧伤。思,忧思。难任,难以承受。任:一作“禁”。

「赏析」

这是一首抒写伤春怀旧之情的作品。从全词看,充满着往事不堪回首的怨愁情思,应是李煜后期的作品,故也有人称其为是后主绝命词第二首。

此词追昔抚今,在对生机盎然、勃勃向上的春景中寄寓了作者的深沉怨痛,在对往昔的依恋怀念中也蕴含了作者不堪承受的痛悔之情。周汝昌评之曰:“沉痛而味厚,殊耐咀含。学文者细玩之,可以识多途,体深意,而不徒为叫嚣浮化之词所动!

词的上片,写春景以引抒出对过去岁月的追忆。作者以景入情,用细腻的观察、清丽的语言极力刻画出了一幅生机勃勃的春光图。但“风回”一句也让读者隐约感到作者虽面对春色,心中却满是旧思的忧愤之情!捌纠浮本湟怀,词意渐明,“无言”中仿佛有千言万语!耙谰伞笔嵌酝舻幕沉,对现实的感慨。如果说上片还是清丽多于灰暗,春光胜于春愁的话,那么下片则是把上片原有的那一点点由回忆中升起的生机在现实的痛苦中消灭了。承接上片引出的对奢华生活的回忆更加深了对现实的不满和愁怨,“烛明”一句中孤独情思,到了“满鬓”一句无法自禁,哀怨至极。这是全词的点题之句,也是全词中最具情感震撼力的一句。全词描写生动,笔触细致,情景融汇,由景见情,由情生景,借伤春以怀旧,借怀旧以发怨,借发怨以显痛苦,结构精妙,意象生动,在感情上十分挚烈,艺术手法上相当成熟,是一篇难得的佳作。

李煜
李煜
——诗人

南唐后主李煜的词继承温庭筠、韦庄等花间派词人传统,用情真挚,含意深沉,在晚唐五代以后的词坛影响深远,他的表诗词作品有《虞美人》、《相见欢》、《浪淘沙》、《花间集》等。..

关闭
相关古诗
  • 南乡子·山果熟 唐五代词人李珣的词《南乡子·山果熟》原文:山果熟,水花香,家家风景有池塘。木兰舟上珠帘卷,歌声远,椰子酒倾鹦鹉盏。

      作者: 李珣
  • 诉衷情·永夜抛人何处去 唐代(五代)诗人顾夐的古诗词《诉衷情·永夜抛人何处去》原文及鉴赏:永夜抛人何处去?绝来音。香阁掩,眉敛,月将沉。争忍不相寻?怨孤衾;晃倚,为你心,始知相忆深。

      作者: 顾夐
  • 喜外弟卢纶见宿 唐代诗人司空曙的五言律诗古诗《喜外弟卢纶见宿》全文及鉴赏:静夜四无邻,荒居旧业贫。雨中黄叶树,灯下白头人。以我独沉久,愧君相见频。平生自有分,况是蔡家亲。

      作者: 司空曙
  • 春宫怨 唐代诗人杜荀鹤的五言律诗古诗《春宫怨》全文及鉴赏:早被婵娟误,欲妆临镜慵。承恩不在貌,教妾若为容。风暖鸟声碎,日高花影重。年年越溪女,相忆采芙蓉。

      作者: 杜荀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