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海潮·洛阳怀古

—— 秦观《望海潮·洛阳怀古》原文、翻译及赏析

作者: 秦观 \\ 朝代:宋代 \\ 栏目: 宋词三百首 \\ 人气: \\ 更新:2019-02-20

梅英疏淡,冰澌溶泄,东风暗换年华。金谷俊游,铜驼巷陌,新晴细履平沙。长记误随车。正絮翻蝶舞,芳思交加。柳下桃蹊,乱分春色到人家。

西园夜饮鸣笳。有华灯碍月,飞盖妨花。兰苑未空,行人渐老,重来是事堪嗟。烟暝酒旗斜。但倚楼极目,时见栖鸦。无奈归心,暗随流水到天涯。

译文及注释

「翻译」

梅花稀疏,色彩轻淡,冰雪正在消融,春风吹拂暗暗换了年华。想昔日金谷胜游的园景,铜驼街巷的繁华,趁新晴漫步在雨后平沙。总记得曾误追了人家香车,正是柳絮翻飞蝴蝶翩舞,引得春思缭乱交加。柳荫下桃花小径,乱纷纷将春色送到万户千家。

西园夜里宴饮,乐工们吹奏起胡笳。缤纷高挂的华灯遮掩了月色,飞驰的车盖碰损了繁花;ㄔ吧形吹虿,游子却渐生霜发,重来旧地事事感慨吁嗟。暮霭里一面酒旗斜挂。空倚楼纵目远眺,时而看见栖树归鸦。见此情景,我油然而生归隐之心,神思已暗自随着流水奔到天涯。

「注释」

梅英:梅花。

冰澌(sī):冰块流融。溶泄:溶解流泄。

芳思:春天引起的情思。

桃蹊:桃树下的小路。

西园:即金谷园。笳:胡笳,古代西北少数民族的一种管乐器。

飞盖:飞驰车辆上的伞盖。

兰苑:美丽的园林,亦指西园。

烟暝:烟霭弥漫的黄昏。

「赏析」

此词不止于追怀过去的游乐生活,还有政治失意之慨叹其中。

上片起头三句,写初春景物:梅花渐渐地稀疏,结冰的水流已经溶解,东风的煦拂之中,春天悄悄地来了!鞍祷荒昊,既指眼前自然界的变化,又指人事沧、政局变化。此种双关的今昔之感,直贯结句思归之意。

“金谷俊游”以下十一句,都是写的旧游,实以“长记”两字领起,“误随车”固“长记”之中,即前三句所写金谷园中、铜驼路上的游赏,也同样内。但由于格律关系就把“长记”这样作为领起的字移后了!敖鸸取比渌炊际腔队橹,纯为忆旧!俺ぜ恰敝律醵,而这首词写的只是两年前春天的那一次游宴。金谷园是西晋诗文中意象,写日间外面游玩之后,晚间又到国夫人园中饮酒、听乐。各种花灯都点亮了,使得明月也失去了她的光辉;许多车子园中飞驰,也不管车盖擦损了路旁的花枝。写来使人觉得灯烛辉煌,车水马龙,如目前!鞍弊趾汀胺痢弊,不但显出月朗花繁,而且也显出灯多而交映,车众而并驰的盛况。把过去写得愈热闹就愈衬出现的凄凉、寂寞。

“兰苑”二句,暗中转折,逼出“重来是事堪嗟”,点明怀旧之意,与上“东风暗换年华”相呼应。追忆前游,是事可念,而“重来”旧地,则“是事堪嗟”,感慨至深。此时酒楼独倚,只见烟暝旗斜,暮色苍茫,既无飞盖而来的俊侣,也无鸣笳夜饮的豪情,极目所至,已经看不到絮、蝶、桃、柳这样一些春色,只是“时见栖鸦”而已。这时候,宦海风波,仕途蹉跌,也使得词人不得不离开汴京,于是归心也就自然而然地同时也是无可奈何地涌上心头。

此词的艺术特色主要是:其一,结构别具一格,上片先写今后写昔,下片先承上写昔后再写今,忆昔部分贯通上下两片。其二,大量运用对比手法,以昔衬今,极富感染力。

上一篇:山亭柳·赠歌者

下一篇:杵声齐·砧面莹

相关古诗
  • 鹧鸪天·坐中有眉山隐客史应之和前韵 北宋词人黄庭坚的古诗词《鹧鸪天·坐中有眉山隐客史应之和前韵》原文及鉴赏:黄菊枝头生晓寒。人生莫放酒杯干。风前横笛斜吹雨,醉里簪花倒著冠。身健在,且加餐。舞裙歌板尽清欢;苹ò追⑾..

      作者: 黄庭坚
  • 渔家傲·花底忽闻敲两桨 北宋词人欧阳修的古诗词《渔家傲·花底忽闻敲两桨》原文及鉴赏:花底忽闻敲两桨。逡巡女伴来寻访。酒盏旋将荷叶当。莲舟荡。时时盏里生红浪;ㄆ葡闱遑四稹;ㄈ泼婧煜嘞。醉倚绿阴眠一饷..

      作者: 欧阳修
  • 半死桐·重过阊门万事非 北宋词人贺铸的古诗词《半死桐·重过阊门万事非》原文及鉴赏:重过阊门万事非。同来何事不同归。梧桐半死清霜后,头白鸳鸯失伴飞。原上草,露初晞。旧栖新垅两依依。空床卧听南窗雨,谁复挑灯..

      作者: 贺铸
  • 水调歌头·送章德茂大卿使虏 经典宋代古诗词推荐——南宋著名词人陈亮的《水调歌头·送章德茂大卿使虏》是高中语文必背的中国最美古诗词之一,其原文及鉴赏如下:不见南师久,漫说北群空。当场只手,毕竟还我万夫雄。自笑..

      作者: 陈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