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陵王·柳

—— 周邦彦《兰陵王·柳》原文、翻译及赏析

作者: 周邦彦 \\ 朝代:宋代 \\ 栏目: 宋词三百首 \\ 人气: \\ 更新:2019-08-23
关闭
关闭

柳阴直。烟里丝丝弄碧。隋堤上、曾见几番,拂水飘绵送行色。登临望故国。谁识。京华倦客。长亭路,年去岁来,应折柔条过千尺。

闲寻旧踪迹。又酒趁哀弦,灯照离席。梨花榆火催寒食。愁一箭风快,半篙波暖,回头迢递便数驿。望人在天北。

凄恻:薅鸦。渐别浦萦回,津堠岑寂。斜阳冉冉春无极。念月榭携手,露桥闻笛。沈思前事,似梦里,泪暗滴。

译文及注释

「翻译」

正午的柳荫直直地落下,雾霭中,丝丝柳枝随风摆动。在古老的隋堤上,曾经多少次看见柳絮飞舞,把匆匆离去的人相送。每次都登上高台向故乡瞭望,杭州远隔山水一重又一重。旅居京城使我厌倦,可有谁知道我心中的隐痛?在这十里长亭的路上,我折下的柳条有上千枝,可总是年复一年地把他人相送。

我趁着闲暇到了郊外,本来是为了寻找旧日的行踪,不料又逢上筵席给朋友饯行;普找,我举起了酒杯,哀怨的音乐在空中飘动。驿站旁的梨花已经盛开,提醒我寒食节就要到了,人们将把榆柳的薪火取用。我满怀愁绪看着船像箭一样离开,梢公的竹篙插进温暖的水波,频频地朝前撑动。等船上的客人回头相看,驿站远远地抛在后面,端的离开了让人愁烦的京城。他想要再看一眼天北的我哟,却发现已经是一片蒙胧。

我孤零零地十分凄惨,堆积的愁恨有千万重。送别的河岸迂回曲折,渡口的土堡一片寂静。春色一天天浓了,斜阳挂在半空。我不禁想起那次携手,在水榭游玩,月光溶溶。我们一起在露珠盈盈的桥头,听人吹笛到曲终……唉,回忆往事,如同是一场大梦。我暗中不断垂泪。

「注释」

兰陵王:词牌名,首见于周邦彦词。一百三十字,分三段。

柳阴直:长堤之柳,排列整齐,其阴影连缀成直线。

烟:薄雾。丝丝弄碧:细长轻柔的柳条随风飞舞,舞弄其嫩绿的姿色。弄:飘拂。

隋堤:汴京附近汴河之堤,隋炀帝时所建,故称。是北宋是来往京城的必经之路。

拂水飘绵:柳枝轻拂水面,柳絮在空中飞扬。行色:行人出发前的景象、情状。

故国:指故乡。

京华倦客:作者自谓。京华,指京城,作者久客京师,有厌倦之感,故云。

长亭:古时驿路上十里一长亭,五里一短亭,供人休息,又是送别的地主。

“应折”句:古人有折柳送别之习。柔条:柳枝。过千尺:极言折柳之多。

旧踪迹:指过去登堤饯别的地方。

又:又逢。酒趁哀弦:饮酒时奏着离别的乐曲。趁:逐,追随。哀弦:哀怨的乐声。

离席:饯别的宴会。

“梨花”句:饯别时正值梨花盛开的寒食时节。唐宋时期朝廷在清明日取榆柳之火以赐百官,故有“榆火”之说::清明前一天为寒食。

一箭风快:指正当顺风,船驶如箭。

半篙波暖:指撑船的竹篙没入水中,时令已近暮春,故曰波暖。

迢递:遥远。驿:驿站。

“望人”句:因被送者离汴京南去,回望送行人,故曰天北。望人:送行人。

凄恻:悲伤。

渐:正当。别浦:送行的水边。萦回:水波回旋。

恨:这里是遗憾的意思。

津堠:渡口附近供瞭望歇宿的守望所。津:渡口。堠:哨所。岑寂:冷清寂寞。

冉冉:慢慢移动的样子。春无极:春色一望无边。

念:想到。月榭:月光下的亭榭。榭,建在高台上的敞屋。

露桥:布满露珠的桥梁。

「赏析」

这首词的题目是“柳”,内容却不是咏柳,而是伤别。古代有折柳送别的习俗,所以诗词里常用柳来渲染别情。隋无名氏的《送别》:“杨柳青青著地垂,杨花漫漫搅天飞。柳条折尽花飞尽,借问行人归不归!北闶侨嗣鞘煜さ囊桓隼。周邦彦这首词也是这样,它一上来就写柳阴、写柳丝、写柳絮、写柳条,先将离愁别绪借着柳树渲染了一番。

“柳阴直,烟里丝丝弄碧!闭飧觥爸薄弊植环链恿椒矫嫣寤。时当正午,日悬中天,柳树的阴影不偏不倚直铺在地上,此其一。长堤之上,柳树成行,柳阴沿长堤伸展开来,划出一道直线,此其二!傲踔薄比钟幸恢掷嗨苹婊型甘拥男Ч!把汤锼克颗獭弊戳。新生的柳枝细长柔嫩,像丝一样。它们仿佛也知道自己碧色可人,就故意飘拂着以显示自己的美。柳丝的碧色透过春天的烟霭看去,更有一种朦胧的美。

以上写的是自己这次离开京华时在隋堤上所见的柳色。但这样的柳色已不止见了一次,那是为别人送行时看到的:“隋堤上,曾见几番,拂水飘绵送行色!薄胺魉唷闭馑母鲎执噶兜檬志,生动地摹画出柳树依依惜别的情态。那时词人登上高堤眺望故乡,别人的回归触动了自己的乡情。这个厌倦了京华生活的客子的怅惘与忧愁有谁能理解呢:“登临望故国,谁识京华倦客?”隋堤柳只管向行人拂水飘绵表示惜别之情,并没有顾到送行的京华倦客。其实,那欲归不得的倦客,他的心情才更悲凄。

接着,词人撇开自己,将思绪又引回到柳树上面:“长亭路,年去岁来,应折柔条过千尺!惫攀辨渎飞鲜镆怀ね,五里一短亭。亭是供人休息的地方,也是送别的地方。词人设想,在长亭路上,年复一年,送别时折断的柳条恐怕要超过千尺了。这几句表面看来是爱惜柳树,而深层的涵义却是感叹人间离别的频繁。情深意挚,耐人寻味。

上片借隋堤柳烘托了离别的气氛,中片便抒写自己的别情!跋醒熬勺偌!闭庖痪涠潦比菀缀雎。那“寻”字,并不是在隋堤上走来走去地寻找!白偌!,也不是自己到过的地方!把啊笔茄八、追忆、回想的意思!白偌!敝竿露!跋醒熬勺偌!,就是追忆往事的意思。当船将开未开之际,词人忙着和人告别,不得闲静;这时船已启程,周围静了下来,自己的心也闲下来了,就很自然地要回忆京华的往事。这就是“闲寻”二字的意味。现代人也会有类似的经验,亲友到月台上送别,火车开动之前免不了有一番激动和热闹。等车开动以后,坐在车上静下心来,便去回想亲友的音容乃至别前的一些生活细节。这就是“闲寻旧踪!。此时周邦彦想起了:“又酒趁哀弦,灯照离席。梨花榆火催寒食!庇械淖⑹退嫡馐切囱矍暗乃捅,恐不妥。眼前如是“灯照离席”,已到夜晚,后面又说“斜阳冉冉”,时间就接不上。所以这应是船开以后寻思旧事。在寒食节前的一个晚上,情人为他送别。在送别的宴席上灯烛闪烁,伴着哀伤的乐曲饮酒。此情此景难以忘怀。这里的“又”字说明,从那次的离别宴会以后词人已不止一次地回忆,如今坐在船上又一次回想起那番情景!袄婊ㄓ芑鸫吆场毙疵髂谴谓け鸬氖奔,寒食节在清明前一天,旧时风俗,寒食这天禁火,节后另取新火。唐制,清明取榆、柳之火以赐近臣!按吆场钡摹按摺弊钟兴暝麓掖抑。岁月匆匆,别期已至了。

“愁一箭风快,半篙波暖,回头迢递便数驿,望人在天北!敝芗谩端嗡募掖恃 吩:“一愁字代行者设想!彼隙ㄗ髡呤撬托械娜,所以只好作这样曲折的解释。其实这四句很有实感,不像设想之辞,应当是作者自己从船上回望岸边的所见所感!俺钜患缈,半篙波暖,回头迢递便数驿”,风顺船疾,行人本应高兴,词里却用一“愁”字,这是因为有人让他留恋着;赝吠,那人已若远在天边,只见一个难辨的身影!巴嗽谔毂薄蔽遄,包含着无限的怅惘与凄惋。

中片写乍别之际,下片写渐远以后。这两片的时间是连续的,感情却又有波澜!捌噔,恨堆积!”船行愈远,遗憾愈重,一层一层堆积在心上难以排遣,也不想排遣!敖ケ鹌州踊,津堠岑寂。斜阳冉冉春无极”。从词开头的“柳阴直”看来,启程在中午,而这时已到傍晚!敖ァ弊忠脖砻饕丫艘欢问奔,不是刚刚分别时的情形了。这时望中之人早已不见,所见只有沿途风光。大水有小口旁通叫浦,别浦也就是水流分支的地方,那里水波回旋。因为已是傍晚,所以渡口冷冷清清的,只有守望所孤零零地立在那里。景物与词人的心情正相吻合。再加上斜阳冉冉西下,春色一望无边,空阔的背景越发衬出自身的孤单。他不禁又想起往事:“念月榭携手,露桥闻笛。沉思前事,似梦里,泪暗滴!痹麻恐,露桥之上,度过的那些夜晚,都留下了难忘的印象,宛如梦境似的,一一浮现在眼前。想到这里,不知不觉滴下了泪水!鞍档巍笔潜匙湃硕雷缘卫,自己的心事和感情无法使旁人理解,也不愿让旁人知道,只好暗息悲伤。

统观全词,萦回曲折,似浅实深,有吐不尽的心事流荡其中。无论景语、情语,都很耐人寻味。

上一篇:暗香·旧时月色

下一篇:清平乐·年年雪里

关闭
相关古诗
  • 少年游·朝云漠漠散轻丝 宋代词人周邦彦的古诗词《少年游·朝云漠漠散轻丝》原文:朝云漠漠散轻丝。楼阁淡春姿。柳泣花啼,九街泥重,门外燕飞迟。而今丽日明金屋,春色在桃枝。不似当时,小桥冲雨,幽恨两人知。

      作者: 周邦彦
  • 临江仙·未遇行藏谁肯信 北宋词人侯蒙的古诗词《临江仙·未遇行藏谁肯信》原文及鉴赏:未遇行藏谁肯信,如今方表名踪。无端良匠画形容。当风轻借力,一举入高空。才得吹嘘身渐稳,只疑远赴蟾宫。雨馀时候夕阳红。几人..

      作者: 侯蒙
  • 贺新郎·送胡邦衡待制赴新州 宋代(南宋)著名词人张元干的经典古诗词《贺新郎·送胡邦衡待制赴新州》原文及鉴赏:梦绕神州路。怅秋风、连营画角,故宫离黍。底事昆仑倾砥柱,九地黄流乱注。聚万落千村狐兔。天意从来高难问..

      作者: 张元干
  • 相见欢·金陵城上西楼 北宋词人朱敦儒的古诗词《相见欢·金陵城上西楼》原文及鉴赏:金陵城上西楼。倚清秋。万里夕阳垂地、大江流。中原乱。簪樱散。几时收。试倩悲风吹泪、过扬州。

      作者: 朱敦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