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影·苔枝缀玉

—— 宋代诗人姜夔《疏影·苔枝缀玉》原文、译文及鉴赏

作者: 姜夔 \\ 朝代:宋代 \\ 栏目: 宋词三百首 \\ 人气: \\ 更新:2019-08-26

苔枝缀玉。有翠禽小小。枝上同宿。客里相逢,篱角黄昏,无言自倚修竹。照君不惯胡沙远,但暗忆、江南江北。想佩环、月夜归来,化作此花幽独。

犹记深营旧事,那人正睡里,飞近蛾绿。莫似春风,不管盈盈,早与安排金屋;菇桃黄娌ㄈ,又却怨、玉龙哀曲。等恁时、重觅幽香,已入小窗横幅。

译文及注释

「翻译」

苔梅的枝梢缀着梅花,如玉晶莹,两只小小的翠鸟儿,栖宿在梅花丛。在客旅他乡时见到她的倩影,像佳人在夕阳斜映篱笆的黄昏中,默默孤独,倚着修长的翠竹。就像诗:“好风吹醒罗浮梦,莫听空林翠羽声!蔽馇薄妒栌啊反:“闲想罗浮旧恨,有人正醉里,姝翠蛾绿!

无言句:杜甫《佳人》诗:“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竹!

昭君四句:杜甫《咏怀古!肺迨灼淙:“一去紫台连朔漠,独留青冢向黄昏;际∈洞悍缑,环佩空归夜月魂!蓖踅ā度嫌矫贰肥:“天山路边在株梅,年年花发黄云下。昭君已没汉使回,前后征人谁系马?”

犹记三名:用寿阳公主事。

安排金屋:《汉武故事》载武帝小时对姑母说:“若得阿娇作妇,当作金屋贮之!

玉龙哀曲:马融《长笛赋》:“龙鸣水中不见己,截竹吹之声相似!庇窳,即玉笛。李白《与史郎中钦听黄鹤楼上吹笛》诗:“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卑,指笛曲《梅花落》。

小窗横幅:晚唐崔橹《梅花诗》:“初开已入雕梁画,未落先愁玉笛吹!背掠胍濉端贰肥:“睛窗画出横斜枝,绝胜前村夜雪时!贝朔闷湟。

「赏析」

从《暗香》词前序文可知,《疏影》《暗香》乃同时之作。可能是写了《暗香》之后,意犹未尽,遂另作一《疏影》。前人却说二词难解,《疏影》尤其扑朔迷离,确实如此。我们可以把二首对照来看,《暗香》虽说是咏梅,但并没有对梅花本身作多少描写,而是围绕梅花抒写怀人之情。所怀是他的情人,一个美丽女子。她曾陪同词人折梅月下,也曾和他携手赏西湖。在《暗香》里,玉人是玉人,梅是梅。梅花只是引起词人想念玉人的触发物而已,它本身并没有任何比喻或象征意义。如果把这首词的意思向前推进一层,赋予梅花以人格,就可以翻出另一首词,这就是《疏影》。在《疏影》里,词人时而把梅花比作独倚修竹的佳人,时而把梅花比作思念故土的昭君。既是歌咏梅花,又是歌咏佳人,梅花与佳人融为一体了。

前人多认为该词有寄托。张惠言云:“时石湖盖有隐遁之志,故作此二词以阻之!栋迪恪芬徽,言己尝有用世之志,今老无能,但望之石湖也!妒栌啊犯远壑叻⒅,故有昭君之句!薄洞恃 肥:‘天山路边一株梅,年年花发黄云下,昭君已没汉使回,前后征人谁系马?’白石词意当本此!保ㄖ!栋资廊烁枨罚┙肆跤兰镁俪鏊位兆谡再ケ宦霸诤厮鳌堆鄱摹反:“花城人去今萧索,春梦侥湖沙。家山何处?忍听羌管,吹彻《梅花》!苯馐退:“此词更明显为徽钦二帝作!保ā短莆宕剿未始蛭觥罚┮陨险庑┧捣ǘ际怯纱手兴谜丫涔室鸬。词人说幽独的梅花是王昭君月夜魂归所化,遂使人联想徽钦二帝及诸后妃的被掳以及他们的思归,进而认为全词都是有感于此而作。有人认为这种联想是缺乏根据的。昭君和亲出塞和徽钦二帝被掳诸后妃沦落胡地,根本不伦不类。王建是唐人,他的《塞上咏梅》和宋帝更毫无关系。宋徽宗作《眼儿媚》思念家国,既没有提到王昭君,也就不能肯定白石是用“眼儿媚”的典故。如果不是断章取义,而是联系全篇来看,就不难看出该词主旨在赞美梅花的幽独,写其幽独而以美人为喻,当然最好是取昭君,这是不足为怪的。

“苔枝缀玉。有翠禽小小,枝上同宿!

范成大《梅谱》曰:“古梅会稽最多,四明吴兴亦间有之。其枝蟠曲万状,苍鲜鳞皴,封满花身;又有苔须垂于青枝或长数寸,风至,绿丝飘飘可玩!币陨霞妇渌:在长满青苔的枝干上缀满如玉的梅花,又有小小的翠鸟在枝上伴她同宿。这是写梅之貌!按淝荨卑涤谩读锹肌返涔:隋开皇中赵师雄迁罗浮,日暮于松林中遇一美人,又有绿衣童子歌于侧!笆π圩砻,但觉风寒相袭,久之东方已白,起视大梅花树上,翠羽剌嘈相顾,所见盖花神。月落参横,惆怅而已”。词人明写梅花姿色,暗用此典为全词定下了幽清的基调。

“客里相逢”以下数句写梅花之神:

“客里相逢,篱角黄昏,无言自倚修竹!

这句递入作者自己。白石是到范成大家作客,在范家看到梅花,故称“客里相逢”;梅树旁边长着竹子,如东坡诗所云:“竹外一枝斜更好”,所以又说“无言自倚修竹”!耙行拗瘛卑涤枚鸥Α都讶恕肥:“绝代有佳人,幽居在空谷!旌湫浔,日暮倚修竹!薄盎苹琛,暗用林逋《梅花》诗:“暗香浮动月黄昏”。这些融典,都把梅花比作幽居而高洁的佳人。

“昭君不惯胡沙远,但暗忆、江南江北。想佩环、月夜归来,化作此花幽独!

“昭君”句系用具体的古代美女拟梅花。为何选用昭君,问题很简单,梅花是犯寒而开的,使人很容易想象它是一位在严寒的北方呈现特有丰姿的美人;而昭君正是远嫁匈奴,生活塞外,所以拿她比附!芭寤贰本浠枚鸥Α队交彻偶!酚秸丫迨:“画图省识春风面,环佩空归月夜魂!贝嗜讼胂笸跽丫旯楣释粱髁苏庥亩赖拿坊。为什么用昭君魂归故土之典呢?因为白石咏江南梅花,为了:涎矍笆率,所以用了“昭君不惯胡沙”之后,立即笔锋一转,说昭君是“暗忆江南江北”,而且“月夜归来”以后,便“化作此花幽独”;ê兔廊撕衔惶辶。上阙分三层写来,用三个典故(翠禽、修竹、昭君句),将三位美人比拟梅花,突出表现梅花,突出表现梅之“幽独”。

下片换了一个角度,写梅之飘落:

“犹记深宫旧事,那人正睡里,飞近蛾绿!

“蛾绿”,指女子的眉!短接馈肪砣笆毙虿俊币对游逍惺椤:“宋武帝女寿阳公主,人日(正月初七日)卧于含章殿檐下,梅花落公主额上,成五出花,拂之不出;屎罅糁,看得几时。经三日,洗之乃落。宫女奇其异,竟效之,今梅花妆是也!闭饧妇浜孟笮词傺艄鳎侨耍,其实还是写梅花,借一位和落梅有关的美人来惋惜梅花的衰谢!坝碳恰,是词人犹记,词人看到梅花遂记起宫廷里这段故事!吧罟,与昭君无关,更与宋徽钦后宫无关,不可牵强附会。下面又以叮咛口吻说要珍惜梅花:

“莫似春风,不管盈盈,早与安排金屋!

“盈盈”是仪态美好貌。古诗云:“盈盈楼上女,皎皎当窗牖!笔切稳菝琅绮。此借指梅花。这八字一气。意说梅花开在寒冬,春天本来不去管她;可我们却不要象春风那样!敖鹞荨庇谩逗何涔适隆,汉武帝幼时,他姑母把他抱在膝上,指着女儿阿娇曰:“阿娇好否?”词人用此典表示惜花之愿,意谓不要象春风那样无情,任梅花飘零而不顾,应当及早将她;。

“还教一片随波去,又却怨玉龙哀曲!

这是假设口气,“还”是如其、假如的意思,诗词中多有此用法。如秦观《水龙吟》:“名缰利锁,天还知道,和天也瘦!毙疗病逗匦吕伞:“啼鸟还知如许恨,料不啼清泪长啼血!庇行┳⒈景选盎菇獭币痪浣彩盗,说“花随波去,无计挽回!闭馐且蛭雎哉飧觥盎埂弊侄蠡崃舜嗜嗽。其实,这是进一步叮咛:如果让梅花随波流去,即使只有一片,那么《梅花落》的笛曲又要再添几分哀怨了!坝窳,笛名。因为古乐府《江南异》中有《龙笛曲》,传说此曲奏时声似龙吟,故名。罗隐有诗云:“玉龙无主渡头寒”。笛调有《梅花落》,故李白有诗:“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闭饫锊还且蛎坊ǖ淖孤涠爰啊堵涿坊ā返亚樟。与象征皇室之“龙”无涉。

“等恁时,重觅幽香,已入小窗横幅!

这几句仍然是叮咛口吻:等到梅花落尽,枝头上就看不见它了。假如要寻觅它的痕迹,那只有到小窗上的横幅之中──画着梅花的画图,细细欣赏它那幽艳的丰姿了。夏承焘《姜白石词编年笺!吩:“《唐摭言》卷十载崔橹《梅花》诗:‘初开已入雕梁画,未落先愁玉笛吹!适,似衍此二语!碧乒玷跋壬苍:“‘等凭时’数句,用崔橹诗,言幽香难觅,惟余幻影在横幅之上,语见沉痛!闭饫锼溆么揲质舛写葱。细揣之下阕口气,梅花尚未凋谢。词人因爱之切,遂一再叮咛,不要使它飘零。叮咛谁呢?不是别人,正是叮咛词人自己,要珍惜之。

综观全词。上片末尾一个“幽”字,下片末尾又一个“幽”字,“幽”就是词人借着梅花所表现出来的美学理想。这和陶潜咏松菊,张九龄咏兰桂一脉相通。如果说这首词有寄托的话,不过是寄托了词人理想的人格,词里虽有孤芳自赏意味,亦不必指摘。不必硬:稀懊醵邸敝。

二词,是作者集中咏梅名作,作者很满意。据说二词因音节清婉,为范所激赏,于是赠以侍婢小红。姜携小红归吴兴,过垂虹时,在大雪中赋诗云:“自琢新词韵最娇,小红低唱我吹箫。曲终过尽松陵路,回首烟波十四桥!焙苡行┭笱蟮靡獾纳衿堆獗痹又尽废拢。

该词运气空灵,笔墨飞舞。下片虚字诸如“犹记”、“莫似”、“早与”、“还教”、“又却怨”、“等恁时”、“已入”之类,皆能曲折传神。

关于“清空”的词风,首出白张炎对姜词的概括。但细审张炎《词源》原文,并没有以“清空”概括白石的全部的意思。在张炎看来,“清空”只是白石的一个方面。因为白石多咏物词,咏物容易“留滞于物”以致“拘而不畅”、“晦而不明”,此所谓“质实”,白石咏物而不滞于物,这就是“清空”。张炎在“词要清空,不要质实;清空则古雅峭拔,质实则凝涩晦昧。姜白石词如野云孤飞,去留无!闭舛位爸,还有一段话说:“白石词如《疏影》、《暗香》、《扬州慢》、《一萼红》、《琵琶仙》、《探春》、《八归》、《淡黄柳》等曲,不惟清空,又且骚雅,读之使人神观飞越!毕匀,张炎并非一味提倡“清空”;“清空”要以“骚雅”去充实才算词的上乘。张炎又说:“所以出奇之语以白石骚雅之句润色之,真天机云锦也!笨芍厮氐牟唤鼋鍪恰扒蹇铡,还有一个“骚雅”。张炎还说:“词以意趣为主,……姜白石《暗香》赋梅云(词略)、《疏影》云(词略),此数词皆清空中有意趣,无笔力者本未易到!币裁髅髦赋霭资什恢皇恰扒蹇铡,而且富有“意趣”。只“清空”而无“意趣”,岂不成了一个空架子?可见张炎拈出“清空”来评白石词,但并没有以偏概全地说白石词只是“清空”,论者不可不辨。

可见,以“清空”论白石词不全面,也不合张炎原意。若论白石词风,莫若刘熙载所谓“幽韵冷香”四字,简而言之可谓“幽冷”,他正是以“幽冷”另树一帜,自立于软媚、粗犷之外,卓然成为南宋词坛一大家。

上一篇:清平乐·年年雪里

下一篇:六丑·落花

相关古诗
  • 青门饮·寄宠人 北宋词人时彦的古诗词《青门饮·寄宠人》原文及鉴赏:胡马嘶风,汉旗翻雪,彤云又吐,一竿残照。古木连空,乱山无数,行尽暮沙衰草。星斗横幽馆,夜无眠、灯花空老。雾浓香鸭,冰凝泪烛,霜天..

      作者: 时彦
  • 忆王孙·春词 宋代(南宋)著名词人李重元的经典古诗词《忆王孙·春词》原文及鉴赏:萋萋芳草忆王孙。柳外楼高空断魂。杜宇声声不忍闻。欲黄昏。雨打梨花深闭门。

      作者: 李重元
  • 摸鱼儿·更能消几番风雨 经典宋代古诗词推荐——南宋著名词人辛弃疾的《摸鱼儿·更能消几番风雨》是高中语文必背的中国最美古诗词之一,其原文及鉴赏如下:淳熙己亥,自湖北漕移湖南,同官王正之置酒小山亭,为赋更能..

      作者: 辛弃疾
  • 南乡子·登京口北固亭有怀 经典宋代古诗词推荐——南宋著名词人辛弃疾的《南乡子·登京口北固亭有怀》是高中语文必背的中国最美古诗词之一,其原文及鉴赏如下:何处望神州?满眼风光北固楼。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不尽..

      作者: 辛弃疾